【巨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王思聪十年投资“凉”茫茫,起高楼宴来宾楼塌了

  • A+
所属分类:实时资讯

2019年对于来说似乎是“水逆”之年。

今年3月,熊猫直播在官方微博上宣布将关闭服务器。下半年以来,王思聪亲手开办的香蕉设计旗下多家公司股权陆续遭到冻结。今年7月15日,其持股80%的上海水晶荔枝娱乐文化有限公司(下称“水晶荔枝娱乐”)也遭到冻结,冻结日期至2022年7月14日,王思聪所持800万元股权遭到冻结。

10月,由王思聪担任董事长并持股100%的的股权遭到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冻结,曾经拿5亿“零花钱”练手的投资神话就此破灭。11月4日,据中国执行信息公然网显示,王思聪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151437840.0,约1.5亿。

随后,王思聪被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法院宣布限制消费令,11天之后王思聪被作废限制消费,但只隔了一夜,王思聪再度被限制消费。查询中国执行信息公然网显示,11月19日,王思聪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宣布限制消费令。

凭证红星新闻报道,在北京市二中院召开的执行主题新闻转达会上,王思聪执行标的1.5亿元案立案执行后,法院依法向被执行人王思聪送达了执行通知书及讲述财富令,并对其名下财富举行观察,查封王思聪名下的房产、车辆、银行存款等财富。

回首王思聪回国的这十年,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来宾,眼看他楼塌了。

起高楼

2009年,王思聪从伦敦大学哲学系结业,父亲希望他可以接手昔时如日中天的帝国,但年轻的富二代不想守业。

于是才有了厥后被人人津津乐道的王思聪的“5亿零花钱”,而且允许他失败两次,若是还不乐成的话,就得忠实来万达上班。

王思聪正是用这“5亿零花钱”确立了一家私募股权基金治理公司——普思资源,最先了自己的投资生涯。

在今年之前,普思资源的投资业绩和王思聪本人一样风景无限,也一再获得了林甚至是市场的认可。凭证普思资源官网显示,普思资源现在已投资规模跨越30亿人民币。

前几年,普思资源以Pre-IPO项目为主,2013年,普思资源投资400万美元,获得1.05%股权,同年上岸港股,市值为90多亿港元,普思资源账面赚了2倍多。2014年,普思资源以590万美元获得1.3%股权,随后乐逗游戏美股上市。根据那时刊行价15美元盘算,王思聪这笔投资增值到2774.48万美元,实现了近5倍的投资回报。

前期,王思聪的投资目的基本是奔着上市公司去的,这让确立不久的普思资源在不少项目上都投资颇丰,也赢得了媒体的赞誉,要知道,之前王思聪的形象还只是一个网红富二代。

宴来宾

除了选择上市前夜的传统实业之外,王思聪的小我私人偏好也逐渐成为普思资源投资的主要战略。事实,“我又不想上市,也不想套现,有钱可以逐步选择自己想投的项目,不急着要投资回报,我又不靠公司赚钱用饭。”

2011年8月,王思聪在微博上宣布“强势进入,整合电竞”,并收购了那时面临遣散的CCM战队,组建IG电竞俱乐部,七年之后IG一举拿下S8总决赛冠军,这也是大陆战队的最好成就。

围绕着电竞的上下游,王思聪一方面投资了不少游戏公司,另一方面,通过上海香蕉设计电子游戏有限公司争取游戏赛事的承办权,据领会,相继举行了2015年英雄同盟德玛西亚杯总决赛及颁奖仪式、2016年英雄同盟LPL春季赛和春季总决赛等赛事,2017年则与腾讯保持在《英雄同盟》方面的耐久互助。

在直播领域,王思聪更是亲自下场,2015年,以2000万元确立熊猫TV游戏直播平台并出任CEO。

同年,普思资源入股那时还如日中天的,获得3.96%的股份,成了第八大股东。

凭证显示,普思资源还投资了诸多明星项目,包罗闪送、、、、笑果文化等。

这些投资辅助王思聪的身家一起飙升,到2017年,王思聪小我私人身家到达63亿元,超2008年时王健林小我私人财富,在中国顶级投资人排行榜中排37名。

楼塌了

2016年底,乐视体育披露,由于在未经董事会或股东会赞成的情形下,私自向其关联方乐视控股出借40多亿元资金。由于资金被关联公司占用,乐视体育正常谋划流动受到严重影响,大量营业由于资金主要而无法举行,甚至因无法送还对外欠款而被追诉、肩负责任。

这让普思资源的投资权益遭受损失。

2018年,普思资源因这项投资权益遭受损失向、乐视体育在内的4家公司提起诉讼,要求乐视体育赔偿经济损失人民币9785.16万元。

11月21日晚间,宣布通告,北京仲裁委员会近期发出裁决书,裁决乐视网、乐乐互动等回购普思投资持有的乐视体育的A+轮股权、B轮股权。此裁决为终局裁决。

【巨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王思聪十年投资“凉”茫茫,起高楼宴来宾楼塌了

凭证裁决效果,乐视网、乐乐互动体育和北京鹏翼资产治理中央(有限合资),被要求回购乐视体育两轮股权出资金额以及收益,包罗配合支付A+轮中股权回购款本金1351万元;B轮中股权回购款本金5000万元和本金841万元以及各自对应收益,合计金额约9146万元。另外,该案还包罗支付状师用度和仲裁费,裁决自作出日起生效。

虽然胜诉,但普思资源至今也未获得赔偿,欠债缠身的乐视生怕无力送还。

而除了乐视体育触雷以外,普思资源投资的企业上市失败,王思聪索要1000万投资款;民众点评被美团收购估值大幅下滑;人人车被挤出了二手车市场;其投资的信瑞通、紫晶存储、麦凯智造等公司也都已摘牌。

而熊猫直播在烧完20亿后轰然倒下,香蕉设计股权也被冻结。凭证企查查显示,王思聪自身风险30条,关联风险高达869条。

用首创人的话说:“前几年靠运气赚的钱,这几年凭本事全亏光了。”

2017年,万达最先进入难题时刻,王健林的财富数值也已经缩水泰半,11月16日,万达在香港召开的一次宣布会上亮相,公司对董事长王健林之子王思聪的任何债务均未提供担保,与其控制的企业也没有任何资金往来。

2018年,创投行业遇到资源隆冬,投资机构投资风险加大,当万达和资源的大潮退去,裸泳者回到沙滩,王思聪投资项目几十亿元的纸面财富,随着风口的消逝,也都落了下来。

刚过而立之年的王思聪,塌下的楼,还能重修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