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较好的投资理财项目】看完《赘婿》,不禁对优酷忧心忡忡

  • A+
所属分类:实时资讯

“在下宁毅,宁立恒,江湖人送匪号——血手人屠!”

看惯了少班主穿一身大褂在台上嬉笑怒骂,再去想象他古装扮相睥睨天下的装逼形态,很别扭。那张人畜无害的相声脸,真的能和狂拽酷炫吊炸天的网文男主联系起来吗?

但周总理说过:艺术是要人民批准的,只要人民兴趣,就有价值。“人民喜闻乐见,你不喜欢,你算老几?”

不管怎么说,《赘婿》戳中了人们的爽点,以是它火了,比郭德纲所有影戏都要火。现在为止,2021年第一爆剧非它莫属。

各家自扫门前雪,哪管他人流鼻血。《赘婿》越火,越显得下注的优酷有多凄切。

然而,腾讯赌对了郭麒麟,却没赚到一个会员和广告;反而闷声发大财,成了空手套白狼的最。

爱恨情仇,虽然有趣。不外,爱优腾打了这么多年,差不多,也该到了决输赢的时刻。

1

谁哭谁笑,谁啼笑皆非

《赘婿》里的商战情节被人人津津乐道,但现实远比虚构的故事加倍精彩。在这部火泛起象级的网剧背后,爱优腾三家之间的博弈同样值得玩味。

可能有同伙忍不住要开杠,《赘婿》火吗?我和我同伙都没看过。搞身边统计学没意思,咱们用数听语言:

2月14日开播后,《赘婿》创下史上热度值最快破万纪录,最高达10745。上一部爱奇艺播放热度值破万的剧,照样18年的《延禧攻略》。

播出时代,本剧在全网拿下了192个热搜。其中微博热搜97个,短视频热搜95个。在短视频平台的相关话题量跨越154亿。

虽然热搜可以买、热度可以调,但群众好乱来,投资人和证监会眼里可容不下沙子。

2018年Q3,爱奇艺靠《延禧攻略》净增了1360万会员,同比增进89%;但2020年,爱奇艺订阅会员数已延续三个季度下降。

因此,爱奇艺急需爆款来拯救下一张季度报表。否则,也不会连发多条同伙圈宣传《赘婿》。

这部剧火到何等水平,Q1财报出炉自会见分晓。横竖,爱奇艺这波是恬静了。昔日海内的流媒体老大优酷则欲哭无泪。

3月7日,优酷独播的《上阳赋》与《赘婿》同日收官。和后者铺天盖地的讨论迥异,国际章的这部大女主戏扑得那叫一个彻底。从口碑到热度,一点水花也没有。

说相声的把大满贯影后碾压了,上哪儿讲理去?实在完全可以明白,统一时间,观众的精神和时间有限,势需要在差异剧集之间做出选择。只不外这次,他们没有选优酷和《上阳赋》。

为什么是《赘婿》?实在有迹可循。

从19年6月的《陈情令》,到19年底的《庆余年》,再到年头的《赘婿》。都是腾讯影业CEO程武提出的“以网文IP为焦点,串联影视、游戏、动漫多种业态”构想的产物。

至于腾讯出品的网剧为啥在爱奇艺独播,这就要说到腾讯内部的赛马机制。

2018年,腾讯第三次组织架构调整后,PCG(平台与内容事业群)塞进了两大重量级部门——腾讯影业与腾讯视频。两个部门之间是强竞争关系,俗称养蛊。

内部竞争是腾讯老传统了,微信和《王者荣耀》怎么来的人人都听说过。但腾讯视频为了给企鹅影视出品的《斗罗大陆》投注资源,就这么把热度更高的《赘婿》拱手相让,也是实打实吃了闷亏。

亏损归亏损,但两年推出三个爆款,腾讯的“爆剧流水线”模式在乐成率和可复制性上,基本具备了一定说服力。

2

得IP者,纷歧定得天下

2011年,程武提出“泛娱乐”战略——即“基于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多领域共生,打造明星IP”时,曾经为许多专业人士所不齿。

网文圈骂腾讯不尊重文学,把作家当工具人;影视圈骂腾讯不尊重编剧,靠网络小说拍不出好器械。

态度差异,自然瞽者摸象,看到的器械也纷歧样。以是舆论骂归骂,腾讯照样不为所动地走了下去。

相比《赘婿》,《早年有座灵剑山》是这种模式更具代表性的案例。这部小说2013年最先在阅文旗下创世中文网连载,在2017年胡润原创文学IP价值榜中位列第57位。

2014年,《灵剑山》漫画上岸腾讯动漫;两年后,改编电视动画由Studio DEEN制作并上岸日本;2019年11月,真人改编电视剧播出,现在在腾讯视频的播放量跨越了20亿次;今年,《早年有座灵剑山》手游也要出了。

若是《早年有座灵剑山》的全平台开发照样步步为营的试探,到了《庆余年》和《赘婿》,已经是轻车熟路。

2018年8月,出价155亿元全资收购。从IP源头到影视制作都握在手里之后,腾讯拿出的第一个试验品,就是赫赫著名的《庆余年》。

2019年底,《庆余年》火遍全网,甚至让腾讯视频有恃无恐地普及了超前点播模式。次年4月,程武顺理成章地接手阅文担任CEO。

新官上任三把火,第一把火显然有些过头。腾讯在IP源头过于激进的改造惹了众怒。阅文新条约里,关于免费和著作权归属的问题遭到大规模声讨,作家们甚至团结提议了阵容浩荡的“55断更节”。

还好,《赘婿》若干挽回了一些事态。但各个平台之间开年大戏的较量也引出了另一个疑问:

《上阳赋》也是确立在小说原著上的IP开发剧集,为啥优酷就没捞着好呢?

谜底实在很简朴,失IP者失民心;但得IP者,并纷歧定得天下。

有些拗口,没关系,实在不难明白。单从IP自己来看,无论《庆余年》照样《赘婿》原著,都是经由市场磨练的网络文学作品。

7年连载时光,《赘婿》拿到了500万张推荐票。在2017年胡润原创文学IP价值榜上,《赘婿》位列第77位,《庆余年》还排在它之前。

不是说《上阳赋》欠好,但和《甄嬛传》相比,前者在权术和言情的基调上摇晃不定,效果两手都没硬起来。观众审美不停提高,单靠大明星和高明的制作水准,已经无法让他们知足。

剧本,事实是作品的根。腾讯IP不能谓不多,但扑街的电视剧也不少。以是,IP在精而不在多。

固然,基数够大,精品数目事实会多一些。这一点,海内外都一样。

3

优酷还能死灰复然吗?

说到流媒体大战,美利坚那疙瘩可比海内热闹多了。

Netflix、Disney+、HBO Max、亚马逊Prime、苹果TV+和NBC全球的Peacock、ViacomCB的Paramount+,七雄混战,一团乱麻。

照样名不虚传,Disney+推出才16个月,全球订阅人数就突破了1亿里程碑。

固然,Netflix全球订阅用户数2亿,照样龙头老大。不外做到这一步,网飞花了20年。

这么来看,Disney+未来也许率弯道超车。我们并不意外,试看迪士尼旗下星光熠熠的IP阵容:漫威、星战、皮克斯、阿凡达、异形。做流媒体,基本是降维袭击。

网飞是人们希望中优酷应该有的样子,家底穷怎么办?买!

从2018年最先,网飞每年投入上百亿美元于内容生产,去年投入了快要200亿。从韩剧、日漫到水浒传,量大管饱。

头部IP就那么多,早就被几大制片厂朋分殆尽。网飞能自食其力打下半壁,证实人海战术不是没有用。这一点,腾讯学得很到位。

现在,海内小说大IP基本被腾讯拿下。字节和阿里虽然也最先做小说平台,不外脍炙人口的作品需要时间积累。名著就那么多,不能翻来覆去地盯着四大和金庸翻拍不是?

从腾讯视频到阅文再到新丽,去年,程武还进入了猫眼娱乐董事会。产业链上的IP、制作、播出、刊行,腾讯基本齐活了。

曾几何时,优酷照样海内流媒体网站的老大。《万万没想到》火遍全网时,腾讯视频和爱奇艺都还远远被优酷甩在死后。

然而数据显示,去年,优酷日活已经降至不及腾讯视频和爱奇艺的一半,后者日活都是亿级规模。

2018年,优酷凭《这就是街舞》又火了一把,但年底优酷总裁杨伟东因受贿案被抓,刚露头的小火苗当头一盆冷水。

掌舵人头脑都出了问题,也难怪优酷四处慢了一步。腾讯视频和爱奇艺之外,优酷死后另有B站、等群狼环伺。去年11月,阿里斥资62亿元投资了芒果TV。

现在,虽然优酷仍与腾爱并列第一梯队,但市占率已经屈居末尾。昔日龙头跌下神坛,让人不得纷歧声叹息。

“这天下很酷”,但优酷想要很酷地死灰复然,只能说有点难。

4

尾声

实在,《上阳赋》收视昏暗,影后大可不必羞愧。这几年影戏咖下凡扑街的例子不少了,周迅的《如懿传》、陈坤的《天盛长歌》一个比一个惨。

时代变了,服化道和摄影布景再细腻,故事拖沓,情节不够爽,观众照样不买账。《上阳赋》68集,其它两部一个87集一个70集,又长又虐,谁爱看?

《赘婿》从正式官宣到上线只有一年,第一季36集,节奏不拖、爽点多、报仇不隔夜。

快,才是王道。

从拍摄到剧作,《赘婿》不说有美剧那味,最少是一次乐成的模拟:人物性格鲜明、剧情紧凑、四处留悬念。《爱奇艺》出的几部网剧广受好评,大致也是这个思绪。

有人忧郁,腾讯的流水线模式会把国产电视剧艺术水平越拉越低。实在大可不必,这事实是个娱乐至死的年月,漫威在全球呼风唤雨,不也基本都是?

说到底,比起艺术家的美誉,腾讯更想要的,应该是娱乐产业的长盛不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