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要投资】张哲瀚变妻子?起底内娱泥塑史

  • A+
所属分类:实时资讯
广告也精彩

“天下妻子千万万,我有妻子瀚!”3月25日,在《快乐大本营》录制园地外,粉丝拉起了横幅,喊起了上述口号,迎接即将到来的《山河令》主演张哲瀚。

现在,“妻子”已是与张哲瀚强关联的高频提及词语。微博网友“娱乐大数据”曾整理了张哲瀚的微博谈论词云,“妻子”二字一骑绝尘。在B站电脑端搜索“妻子”二字,前两页都是张哲瀚,及其在《山河令》中饰演的周子舒的相关视频。

【要不要投资】张哲瀚变妻子?起底内娱泥塑史

在B站搜索“妻子”二字的首页效果

在张哲瀚以“妻子”台甫出圈以前,许多男明星已经做了良久的“妻子”“女儿”“和姐妹。在这些女性身份被征用之余,“辣妹”“仙子”“娇娇”“甜甜”等常用于形容女生的词汇也早已被加诸到男艺人头上。

【要不要投资】张哲瀚变妻子?起底内娱泥塑史

在微博搜索“辣妹”“尤物”“仙子”可以搜出许多男艺人

这样的行为,被称为“泥塑”,是“逆苏”( “逆玛丽苏”)的谐音, 多指粉丝女化男性的行为。虽然性别逆转,这个行为依然承载着粉丝对明星的爱意。以张哲瀚为例,叫着他“妻子”的粉丝在B站,微博等处为其缔造热度,张哲瀚也带着妻子的后缀上了几回热搜。

就连其代言的品牌,也接受了这样的“逆苏”想象,在张哲瀚伊丽莎白雅顿的商务推广里,“娇”也作为其中的要害词泛起了。不少粉丝因此讥讽道:“十年硬汉无人知,一朝妻子天下闻”。

当逆苏变为“泥塑”,玩“谐音梗”之余更对其寄义的延展,是粉丝自动性的彰显——粉丝已经不知足于“逆转”玛丽苏叙事,还要在故事里成为造人的女娲,将角色打碎,用故事素材的土壤,捏成一个新的逆性别人类。

“四处泥”

“逆苏”虽然是在2016年才确立了词条,但着实已经在小局限圈子内存在了许多年。

一位从世纪初就最先追韩星的韩粉告诉毒眸(微信ID:DomoreDumou),“女化”男生的写法在从上世纪H.0.T时代的一些同人文里都有体现,好比用一些女性化词语来形容偶像,赞叹其很“美”等等。“无论是‘逆苏’照样‘泥塑’,都只不外是新造的词汇而已。”

而使得“逆苏”这一行为有了文本承载空间则是在10年后——2008年玛丽苏一词大火,贴吧里也有粉丝最先带着“逆苏”的标签发帖。“话说这楼允许逆苏么,望天==”2008年8月,在一个赤西仁相关的贴吧中,首次泛起了“逆苏”这个词。在这个楼主的语境里,被玛丽苏的主体从粉丝酿成了爱豆,连带性别视角也发生了某种交换,和”女化“拥有同源的粉丝心理。

【要不要投资】张哲瀚变妻子?起底内娱泥塑史

此时会进入粉丝“逆苏”叙事的工具,基本都是外表美型、秀气的偶像,且在队内有王道CP(指粉丝稀奇喜欢和支持的CP)。部门SM公司粉丝就曾把金在中、金希澈、金俊秀、金基范四位较为美型的男偶像称为“SM四大金花”“SM四大尤物”。但“逆苏”集中泛起在日本杰尼斯事务所、韩国SM公司旗下偶像以及部门动漫作品的贴吧中,仍属于小局限产物。

直到2018年的《偶像演习生》播出,选秀故事才为粉丝提供了丰满而厚实的“逆苏”素材。

在选秀中,男性时常会由于舞台属性而画上较浓的妆容,做较为性感的服装。旦夕相处的真人秀设计,也利便粉丝考察其性格特质,以及为CP故事找到素材。

小陈在《偶像演习生》中所喜欢的爱豆,即是常被泥塑的工具,她会称其为“女儿”或“妹妹”。“他的身体和长相都是中性范,舞蹈的时刻一些动作也会很柔软,很适合‘泥’。”另一位粉丝小发则告诉毒眸,她会叫她的爱豆为“女儿”,是由于他们身上会吐露出一些传统意义上的女孩子特质,“好比情绪化,爱撒娇,看起来很娇但现实上很坚定。”

这些男艺人在选秀中所展现的,无论是外表、性格,照样在人际关系中的“女性”特质,都市成为粉丝“泥塑”的缘故原由。而粉丝习用的“妻子”“女儿”“妹妹”等词语,既是一种对偶像身上女性特质的总结陈词,也是一种亲昵称谓。

在香港中文大学语言学博士二年级在读生小马看来,粉丝用这些词语让偶像和自己确立“支属”关系,是由于我们的社会结构很强调社会气氛。“我对一小我私人最高的浏览的表达,可能就是把TA纳入我的家庭。”

除了纳入亲密关系,女性粉丝还在通过泥塑,将异性偶像拉入自己的性别战线中。微博博主@白媚娘bfk 一段关于“泥塑”的谈话在微博获得超1.3万的点赞——“泥塑不是作育,是发现。由于女人也是被秩序所作育的……作为直男的肉体之躯,第一次获得了女人千古以来所被加诸的隐秘、苦痛与伟大。”

【要不要投资】张哲瀚变妻子?起底内娱泥塑史

值得注重的是,在泥塑的生长历程中,它曾也包罗“男化女性”。小马告诉毒眸,好比郭碧婷、张天爱、等女明星都曾被称谓为“老公”。但从2018年之后,或许是由于耽美热潮,被“泥塑”的主体逐渐酿成男性,在百度百科的释义中也是云云。

在当下的追星环境里,将男性翻转性别举行想象和誊写,更能带来一种“塑形”的快感。“究竟,粉丝多的是‘我偏要委曲’的逆反心理。”小陈说。

@白媚娘bfk 在另一条微博中就展现了粉丝“泥塑”快乐的心理:“偶像把直男酿成神明。而泥塑把神明酿成人。直男通过输出秩序确立自己,而泥塑打破泥偶,混沌爱恨,撕裂秩序。”在这样塑形的快乐中,“泥塑”成为饭圈一种盛行动作,越来越能脱离详细故事靠山而存在。

2018年底。“内娱泥塑bot”和“滚圈泥塑bot”接连建立,致力于公布泥塑内娱艺人和摇滚圈艺人的“泥塑文学”。投稿的用户会直接“看图写话”,男性艺人在这里时而是魅惑的“小妈”,时而是无邪的“小女孩”,有时也有把女性艺人想象成“哥哥”“老公”的投稿,但整体体量并不大。

毒眸翻阅内娱泥塑bot发现,早期的“泥塑”投稿多集中在选秀身世的偶像或者日韩偶像上,其形状上的“中性”特质较为显著。而从2019年最先,一些在观众固有印象中与“中性”无关的演员,都加入了被泥塑的阵营中,好比吴京,予,王宝强。内娱泥塑bot近期一条热门微博,把沈腾称为“妈咪”。“给内娱留个男子吧。”底下最高赞谈论如是说。

【要不要投资】张哲瀚变妻子?起底内娱泥塑史

图片泉源:微博@内娱泥塑bot

泥塑大潮下,无一辛免。内娱就这样逐渐的没有男子了。

泥塑粉与饭圈的漫长战争

3月20日,张哲瀚在微博公布了两张寸头造型的照片。对着这样硬汉的造型,下方照样一片“妻子”的呼叫。“寸头也是妻子!”“寸头也好辣!”“放弃抵制,没有头你也照样我妻子!”

【要不要投资】张哲瀚变妻子?起底内娱泥塑史

这样其乐陶陶的排场,不知作别家的泥塑粉看了会不会意生羡慕,究竟恒久以来,唯粉与泥塑粉势不两立。豆瓣拉踩小组曾有帖子提问“除了泥塑bot外尚有什么泥塑粉据点吗”,底下两个最高赞的谈论划分是“虽然然则,反黑站”“是真的,不会舞都上不了反黑站”。

僵持状态的形成,是由于“缺乏阳刚之气”一直是外界用来攻击男偶像的负面言辞之一,泥塑行为则是在这一雷区上频频踩踏。2018年9月,朱正廷上《开学第一课》时引发了“男偶像缺乏阳刚之气”的讨论,2019年1月,“男艺人制止上节目带耳钉”更是登上微博热第一,不少男艺人在节目中带耳钉的画面都被马赛克处置了。

在这样的情形下,粉丝对偶像一切偏中性的服装,以及粉丝的泥塑想象都避之不及。“许多爱豆的超话是制止泥塑谈话的,谈话了其余粉丝可能就会来举报你。”大妞对毒眸说。

更具风险的是,泥塑粉创作的文字有时也会涉及淫秽色情,这也是肖战“227事宜”的导火索:肖战粉丝由于不满“博君一肖(王一博&肖战)”CP粉在微博上流传一篇设定“边缘”,泥塑了肖战且有一定色情形貌的同人文,便选择通过@网信办、电话邮件举报等形式,对该文章、文章作者举行了大规模的实名举报和人肉。

不外,虽然泥塑粉被许多唯粉避之不及,但泥塑却会消解男艺人部门可能会冒犯女性的“直男气息”。

张哲瀚已往就曾有一些争议性的言论,如在蒋劲夫家暴事宜后,曾发微博称“心里很难受,在我心里他照样谁人热爱篮球,无邪无邪、有礼貌、阳光妖冶的大男孩”。但在泥塑粉扛起大旗后,他会被频频讨论的只有身上的“美”“娇”“温柔”等与传统认知里的女性特质相关的因素,让过往的“直男谈话”一定水平被稀释了。

【要不要投资】张哲瀚变妻子?起底内娱泥塑史

泥塑粉还能开发出一个艺人身上更厚实的特质,好比张哲瀚已往的粉丝曾经不喜欢他的长发造型,称“太娘了”“快剪头发吧”,现在,《山河令》中温柔又壮大的周子舒,开发了他身上的“懦弱感”,让惯常饰演“硬汉”的他多了新的可能性。粉丝也乐于从他的采访及物料中,挖掘更多与硬汉形象反差的特质,让他的形象加倍立体。

或许正是由于云云,虽然唯粉和泥塑粉经常势同水火,然则部门艺人运营方却对泥塑行为甘之若饴。

“既能给粉丝带来亲密关系的想象,又能帮我们找到艺人身上的‘反差萌’,挺好的啊,而且泥塑粉一样愿意花钱,有时花的比唯粉还多。”一位艺人宣传告诉毒眸。

“妻子”各处,是一种提高吗?

内娱男艺人对“泥塑”的看法,也履历了一个挣扎的历程。

2018年12月,Justin昊在《火星情报局》中聊到化妆“娘”这个话题,称希望自己很man,在舞台上被人说成女生的样子心里不恬静。2019年1月《以团之名》后,赵品霖会在粉丝叫自己“赵姐”时翻白眼,在微博被粉丝问到“若何看待粉丝叫你赵姐”时回复“别让我知道是谁取的”。苏勋伦也说“受不了一些谈论说‘伦妹可可’。”

但到了2020年,男艺人似乎已经最先对其见责不怪了,刘昊然、李现在接受采访时被问到“若何看待泥塑粉”时都示意“人人开心就好”。部门男偶像也最先“自己泥自己”,好比时代少年团8月公布的单曲《姐姐真漂亮》MV中,七位成员就通过妆容和造型扮成了七位女生;威神V的成员还在10月团体换上了公主装为成员董思成庆生。

这也就能明晰,为什么在张哲瀚以“妻子”称谓走红之后,刘涛和《王牌对王牌》导演都能直接提问他“为什么人人都叫你妻子?”

当“正主”们都已经默默接受了粉丝泥塑的现实,粉丝对于泥塑粉的态度也已经改变。

有粉丝告诉毒眸,在2020年,尤其是227事宜之后,自己的泥塑谈话被唯粉“出警”的次数大幅削减。在微博搜索要害词“反黑 泥塑”,也能看到许多粉丝感伤“2021年内娱最——泥塑粉”“试问2021青创令谁没被喊过妻子”“18年追星时刻都对泥塑喊打喊杀,最近是泥塑疯狂崛起”。

但对于张哲瀚被喊妻子,许多人是拒绝的,由于他过往的谈话有对女性冒犯的地方,现在却借着女性特质相关的形象走红。豆瓣拉踩小组曾取笑道:“丑人能当花,然则真正的玉人却要被挑。”人人在用泥塑来美化男明星的同时,却对女性依然严苛。

影后巩俐虽然瘦得排骨胸若隐若现,但仍会因“巩俐胖了”登上热搜,被诸多网友指斥“照样要注重身体治理”,同期有小肚子的图片出来,却会被粉丝以为“可爱”。《乘风破浪的姐姐》中30位姐姐的身体治理、皮肤治理都在线,仍然会被网友挑剔,而男艺人却能在《追光吧哥哥》里大方展现油腻的舞台。

【要不要投资】张哲瀚变妻子?起底内娱泥塑史

与巩俐身体一同登上热搜的尚有body shame(身体羞辱)

在小马看来,一方面,粉丝习习用自己的性别,以及一些女性特质去夸赞男艺人是一种对女性美的推许,但另一方面这也是一种刻板印象,“人人潜意识里照样会以为,一些特质只有女性才气拥有。”

更为取笑的是,在部门男艺人能依附泥塑粉的创作、想象、支持而获得人气加成时,一些与女性相关的词语却成了攻击男艺人的利器。

母、姨在2019年酿成了攻击的词,娘这个字的威力已经不够用了。2019年的时装周,肖战、李汶翰、周震南都由于其稍显花哨、夸张的服装,被取笑为“姨系偶像”,吴亦凡、鹿晗也曾因稍显发福被嘲为“母”“姨”。

小马曾在播客《声东击西》中剖析,母、姨能成为一种恶毒的攻击,或许是由于她关联的是大龄、未婚女性,这竟然成了原罪。“母还会让人人遐想到母0,这种遐想就会被粉丝用来攻击对方喜欢的男爱豆,姨则除了未婚之外,还加了一丝油腻。虽然饭圈多是女孩,在攻击对家时用的却都是对女性充满恶意的词。”部门粉丝也曾在与部门蔡徐坤粉丝的骂战中,以“美国女人”一词来攻击蔡徐坤。

蔡徐坤的反黑站“菜籽油反黑组”曾以一篇长微博对该词语做出回应。这篇长微博转发数超1.6万,点赞数超5.5万,在毒眸看来,这个回应所体现的性别意识,为泥塑者们做了极佳的解读。

“菜籽油反黑组”这样写道:

关于“美国女人”等对蔡徐坤先生的人身攻击的一些说明:首先异常谢谢这个怀旧的称谓,它从某种意义上一定了蔡徐坤先生作为一个英俊仙颜的正经中国人,还具有温柔善良等女性魅力。性别攻击十分低级,今日的举报内容中,大量把低俗当通俗,物化、矮化甚至歧视女性的意识形态隐蔽其中。

我们从不以女性为耻,不管是男性女性照样无性别者,纵然不能完全明晰,相互尊重也是一种选择。不要倨傲猥琐的凝望左右,我们都在其中。

叫一位男明星“妻子”并不是一种提高,不把女性特质当特殊存在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