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投资分析框架-证券的分析方法

  • A+
所属分类:投资理财

格雷厄姆《证券分析》是否过时了?

题主来,跑上海来。

马路上60岁以上的大妈保守估计50%是价值投成功的典范。

她们懂什么价值投资,什么市场,什么安全边际。

她们什么都不懂。

无非是买了个房,装修了一下,住进去,结果卖不掉了。

仅此而已。

细品,细细品。

然后再回去看你的题目。

  1. 安全?

2. 除了巴菲特有成功的人吗?那么多大妈都是。

3. 你觉得你的房东大妈有什么收获?

4. 你觉得你的房东大妈成功吗?

可惜,她们不知道格雷厄姆是谁。

如果她们像你一样知道了,按照你的方式打开了这本书,她们当时肯定不会去买那套房子。

证券的分析方法

证券投资大体可分为三大类:基本分析法、技术分析法、组合分析法。

基本分析法的含义。

基本分析法又称基本面分析,是指证券分析者根据经济学原理及投资学等基本原理,对证券价值及价格的基本要素,如宏观经济指标,经济政策,行业发展状况,公司经营状况等进行分析,评估证券的投资价值,判断证券的合理价位是提出相应的投资建议的一种分析方法,基本分析方法的重点是证券本身内在在价值。

一基本分析方法

基本 分析方法的主要内容主要包括宏观经济分析行业分析和公司分析三个层次

二 技术分析方法。

主要是交易价格,交易量,交易的时间和空间分布,市场买卖力量为分析对象,运用统计等数量方法,对各类数据和指示进行研究,探索证券市场交易行为背后的变化规律,并据此预测,证券市场的未来趋势。

三 组合分析方法

均值方差模型、资本资产定价模型、套利定价理论。

格雷厄姆《证券分析》是否过时了?

分析,描述,评判。

单单这三个词就不会过时。

如果在杂乱的信息中提炼出有效的信息,分析出确定的依据。

道理说来说去就那么回事。

但是所谓的价值投资,不是价值投资有多牛逼。而是赶上了一个价值投资的时代。

就是美国的企业在进行全球化,影响全世界。从世界收割利润。才奠定了价值投资的高回报。

在一个稳定的社会结构中,一个技术变革缓慢的时代中,价值投资是很难的。

在农耕社会,赚钱也就能通过,政商结合,供求平衡,谋略设局,贸易流通。

而中国古代还有一个优势就是科技,瓷器与丝绸。

化土为瓷,在交易中带来了高额的利润。

美国从二战开始,就吸收了世界人才,军用技术转为商用,带动世界商业的发展。

在文化,科技,贸易,技术,各个环节对其他所有国家有着碾压的优势。

a股就没有价值投资吗?也不全是,但是很难带来巨额的回报,为什么呢?很少有企业能够在国内占据绝对的优势,更别说世界了。

要说没有,也不全是,只不过这些企业的利润都很稳定。国企,央企及其控股的民生企业。不存在暴涨暴跌的可能。

有且有那么几个民营公司。但是不多。且不在a股。这个深层意味可以自己去想。

在文化,技术,产品等领域,中国与世界其他国家的交换都是处于利益链的下游。并不占据高额利润。

所以更多的时候是炒作题材概念新闻。

如果有可能做价值投资,就是自己去寻找,未来中国引领的产业,商品里,是能够在全球,占据绝对优势的。制定利润分配标准的。

把那些大企业一个个拿出来预测。

高门槛,高技术,高回报。长长的坡,厚厚的雪。

如果以解放战争举例,现在是过了战略防守的阶段,进入了战略相持,最终才是战略进攻。

比较通俗,适合大众的投资方法倒是其他几本,聪明的投资者与街头智慧。

从小处着手,赚点生活开支没问题。经济学家马克思,在没有太多本钱的前提下,也只能抽空赚点生活费。

懂原理没有那么多的本钱,也没用。

格雷厄姆《证券分析》是否过时了?

巴菲特说他是 85% 的格雷厄姆加 15% 的费雪。但如果看巴菲特晚年的投资,他似乎越来越趋近于费雪的投资方法。格雷厄姆在《证券分析》第一版中提出以低于净流动资产买股票的方法,虽然管用,但在当今这个时代,证券市场似乎很难找到这种投资机会。这就产生了一个疑问,即格雷厄姆过时了吗?

格雷厄姆是证券分析的奠基人,正是他使证券投资这门学科规范化并且变成一种可以学习的知识。然而,投资这个事情必须与时俱进,如果我们观察最成功的投资大师巴菲特,事实上他一直在进化中,否则不可能取得今天的成就。

反观格雷厄姆,事实上,他也是同样如此,一直在进化。《聪明的投资者》一书经格老亲手更新了四版,其中间隔时间 5 年至 10 年不等,每一版都有变化,这种变化也是将他的理论适应于新的时代的必然要求,我们在一开始也讲到巴菲特对格老修订第四版《聪明的投资者》的建议,事实格老对巴菲特的建议绝大部分都采纳了。

我们现在解读的《聪明的投资者》一书是最后一版,格老在这本书里甚至花了很大的篇幅介绍他的成长股投资方法。尽管具体的投资标准和方法一直在变化,但是格老的核心思想并没有变化:即市场先生、安全边际、长期思维等。

以格老的观点,显然任何时候都不能买静态估值特别贵的标的,甚至成长股投资也是如此。就巴菲特近年来做的重大投资看,事实上仍然没有突破格雷厄姆在第四版《聪明的投资者》所提出的标准,比如投资伯灵顿北方铁路公司,IBM(虽然并不成功),苹果公司等。因此,我们必须对突破格雷厄姆的标准保持足够的警惕。可以肯定地讲,如果我们能构建一个符合格雷厄姆在《聪明的投资者》所提出的标准的投资组合,那么获得投资成功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

使用 App 查看完整内容

目前,该付费内容的完整版仅支持在 App 中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