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朝阳】湖南卫视北京卫视此消彼长,政策下的电视“变天”?

  • A+
所属分类:实时资讯

  对于整个影视产业,2018年无疑是极为艰难的一年,电视台尤其云云。整年的爆款缺乏、政策限令、收视造假丑闻,再加上视频网站周全崛起朋分市场,电视台这个曾经的传媒霸主,路越走越窄。

  但越是隆冬之中,越酝酿着转变,总归是几家欢喜几家愁——好比北京卫视,这个五大卫视中的“垫底王”,就等到了意想不到的春天。

  先是一部《娘道》在毁誉参半中成为年度黑马,紧接着《正阳门下小女人》又耐久占有卫视收视冠军。北京卫视这才真叫逆风翻盘,向“阳”而生,脚踢芒果、拳打番茄,大有新一代卫视霸主之势。

  天子脚下,政策导向,北京卫视耐久以来的“重文化轻娱乐”内容战略,原本让其在一线卫视里显得最为昏暗,有时简直连安徽卫视这类二线头部都不如。

  但进入2018年,大环境趋冷,各大卫视都深受羁系压力,早已习惯“带着镣铐舞蹈”的北京卫视,此时倒显得手脚轻松,动作流通了。多年对主旋律剧的耕作,掌握起中暮年审美游刃有余,在少女心、大IP衰退之时异军突起。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高度市场化、一直以“娱乐立台”而稳坐卫视霸主宝座的湖南卫视。乍然要做文化性、主旋律转向,湖南卫视两头都想顾,两头都没讨到好。由大明星主演的主旋律剧《你迟到的许多年》,打不外北京卫视无明星的《娘道》。由影戏咖陈坤、倪妮主演的《天盛长歌》,试图打造历史厚重感,反而连古装大剧的收视基本盘都失掉了。

  “限古令”、“献礼片”,对2018年的电视内容和卫视名目发生伟大影响。不外,即便忽略政策层面的影响,从纯市场化角度看,这种卫视危急和变局,仍可见眉目。

  随着年轻观众大量转向视频网站,纵然电视台若何在限令中挣扎,终归争不外天真灵活的视频网站。若是电视真的只剩下长情的熟龄观众,那么电视台事实应该选择起劲与新媒体争取年轻人,大搞“维新”;照样安守一亩三分地,用“老口味”保住“老观众”?

  在一艘缓慢下沉的船上,或许挣扎比不挣扎沉得更快。

  眼下,各大卫视都最先紧跟政策结构主旋律大戏,2019年不仅是各大卫视求生欲满满的一年,生怕也是各大卫视重排番位的一年。

  卫视名目突变

  公认的“五大卫视”中,湖南卫视一直是NO.1,常年占有收视第一。湖南卫视黄金档电视剧,基本就意味着收视保障。江苏、东方、浙江这几年也在迎头遇上,在综艺、剧集方面都有所斩获。但以北京卫视的存在感最弱,既没有财大气粗的购片设计,也没能像湖南卫视那样打出稀奇差异化的气概,在五大卫视中险些一直垫底。

  2016年和2017年,五大卫视的收视排名均由湖南卫视拔得头筹,浙江、上海、江苏居于中央且有上下浮动,北京卫视则一直在最后一名。

  但进入2018年第一季度,北京卫视平均收视率0.264%,平均份额2.578%,跃居省级卫视第二,与第一名的收视差距也仅有0.016%。

  细看北京卫视2018年的排片,与往年相比,气概上并没有太大差异,仍然是以主旋律和现实题材为主。然而就是之前“劣势”的主旋律大剧,现在却成了北京卫视逆袭的法宝,堪称“站优势口”。

  停止现在,今年电视剧收视排行榜前五中也没有湖南卫视和浙江卫视的身影,两部北京卫视的《娘道》、《面具》,两部东方卫视的《恋爱先生》、《美妙生涯》、一部江苏的《香蜜沉沉烬如霜》。想必等到年底,北京卫视再加上《正阳门下小女人》,成就单会加倍亮眼。

  而反观2017年,收视前十的电视剧中没有一部出自北京卫视。前五名划分是《人民的名义》(湖南)、《那年花开月正圆》(东方)、《由于遇见你》(湖南)、《我的前半生》(东方)、《楚乔传》(湖南)。

  收视TOP10中,有5部湖南卫视的作品,可谓一家独大。

  然而,在“限古令”的影响下,以及这两年大IP、小鲜肉的偶像剧守旧市场诟病,现实主义题材与创作手法又最先受到追捧,成为电视剧行业的一大亮点和趋势。一些气概老派、情绪细腻的年月剧成为观众的“新宠”。尤其是在一系列政策的推进下,主旋律势在必行,而这恰好是北京卫视一直以来的特色。

  《娘道》虽然被吐槽三观不正,但仍是收视率霸主。纵然有“手撕鬼子”“石头砸飞机”“必须生儿子”等槽点满满的情节泛起,传奇大戏依旧是熟龄观众的最爱,而且很可能成为新一轮卫视厮杀的杀手锏——可以预见的未来,生怕郭靖宇导演要成为各家争抢的工具了,再也不愁不买收视就没平台给播了。

  主旋律剧,请控制创新

  事实上,进入今年下半年,各大卫视都最先在主旋律上发力。湖南卫视空降了“义务剧”《你迟到的许多年》,东方卫视和浙江卫视联播的《创业时代》,也非传统的恋爱偶像剧。这些剧集的制作规格和播出前的市场期待都高过《娘道》、《正阳门下小女人》,为何最终却败了?

  对于北京卫视这样的平台,主旋律是其战略打法,是立台之本。但对于加倍商业化的主流卫视,主旋律是战术打法,是调整顺应的应激反映,总要披着主旋律的皮加种种时髦“佐料”,才以为放心。

  从2017年的《人民的名义》最先,各家卫视都在加大结构现实题材的电视剧,不外多数属于伪现实,内核照样谈情说爱居多。今年响应招呼的主旋律题材,人人的关注点也都在家长里短,甚少体贴背后的时代变迁。

  在求生欲的驱使下,现在但通常个时装剧,都可以“现实主义题材”自居,实在质却是“悬浮剧”。像黄轩、AB主演的《创业时代》,原本是讲互联网创业,却先行将时代靠山虚化,搞得似乎在平行空间创业,一切历程都变得不能信。而创业主题被虚置后,唯一可体贴的仍是狗血的恋爱历程和baby的演技。

  明年也仍然是一大波“伪现实剧”袭来,不管是《我的真同伙》《的荣耀》《幕后之王》这样的职场剧,照样《我在北京等你》《盼望生涯》《一场遇见恋爱的旅行》《青春斗》《蜜汁卷铺盖》这样的情绪剧,都属于都市情绪剧或者青春偶像剧,而不是《人民的名义》这种硬核现实主义作品。

  主旋律剧也是一样,现在来看,我国电视剧创作者对主旋律内容的类型化处置,显然不如影戏事情者熟练,正能量和戏剧性的比例也仍需完善。

  早先《麻雀》的高收视一度让业内以为是主旋律+偶像剧的完善连系。但这部剧的口碑实在未如人意,“混血剧”事实是两头讨好照样两头冒犯,生怕另有待商讨。

  好比湖南卫视刚刚收官的《你迟到的许多年》,原本是讲述改造开放的的励志年月剧。但下海创业做工程,终究照样抵不外后裔情长抓小三。该剧播出到现在唯一的爆点,就是网友热情讨论“白莲花女神和多疑结发妻事实该选哪一个”这种完全不正能量的话题,妥妥的中年婚恋言情剧。

  明年要播出的杨幂、霍建华的《巨匠》,李易峰、的《隐秘而伟大》等一大波偶像+主旋律的连系,也是这一创作思绪的延续。硬糖君小我私人不抱乐观态度,真的很希望偶像们就去专心谈甜甜的恋爱,家国大事照样交给年月剧演员。

  说真话,有时也不是流量偶像们显示太差,而是观众也有个先入为主,以为某些人就应该演某些角色,换了就以为纰谬劲。好比《正阳门下小女人》,蒋雯丽和倪大红的恋爱,硬糖君居然也看得很投入。

  这种标签化头脑也存在于电视台。就像观众对湖南卫视的情绪认同就是娱乐化、偶像剧、古装剧,对北京卫视的心理预期就是主旋律、年月剧、抗战剧,播出效果自然差异。

  或许《你迟到的许多年》放在北京卫视,也能有更好收视也说不定。而北京卫视的《琅琊榜》若一最先就放在湖南卫视,也不会收视低迷。

  明年谁是赢家

  对于电视市场来说今年真的很艰难,绝大多数卫视收视率相较去年同期都泛起了下滑。一线卫视也未能幸免,受市场环境的影响,收视出现差异水平的滑坡。

  为了明年能开门红,各大卫视都小心郑重,坚决不触动雷区,力争稳中求胜。古装大戏少之又少,一直财大气粗的湖南卫视也不外《知否》和《大明皇妃》两部。

  现在来看,湖南卫视的战略仍然是以年轻观众为主。大部门剧集仍然是由年轻演员经受主演,纵然是主旋律大戏也选了杨幂搭配霍建华的《巨匠》,更有《初晨》《悲痛逆流成河》这样的偶像剧。

  不外,从今年《新流星花园》和《甜蜜暴击》的收视来看,湖南卫视依旧押宝年轻人,照样有些冒险了。现在还守着电视的年轻人,着实是一幼年过一年。

  与之强烈对比的是北京卫视,也是坚持自己的蹊径,仍然以中暮年观众为主,主旋律为主,不外也在其中加了许多年轻人的元素。

  共有《芝麻胡同》《勇敢的心2》在内的5部年月大戏,正能量爆棚。也有《青春斗》、《艳势番之新青年》这样迎合年轻人口味的剧,看来北京卫视也在有意的扩大受众群。

  江苏卫视和浙江卫视公然的剧目较少,照样以年轻化、偶像化为主。东方卫视和北京卫视一样一共宣布了16部剧,也基本上是以主旋律为主,偶像化为辅。

  各大卫视的爆款之争仍然押宝在独播剧,现在来看湖南卫视的独播剧最多,《知否》、《大明皇妃》都是爆款预定。东方卫视的《人民的财富》,江苏卫视的《我在北京等你》、北京卫视的《我们都要好好的》、《勇敢的心2》也都有一定的竞争力。

  事实今年的电视大盘过于诡异,大制作的扑街、《恋爱先生》的意外突围也让硬糖君着实不敢容易下结论。不外根据现在的情形来看,一直主旋律的北京卫视有可能在这场紧跟政策的大战中率先突围,而那些仍然信托流量、把主旋律做出偶像味的剧集就有些危险。事实,这届观众真的很严酷,就爱个原汁原味。